学校主页|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我来说 “游”我来说

明天就是第90个国庆了,整个社会都处在一片欢乐之中,我在电脑上做完工作的扫尾,准备上楼好好睡一觉来面对这个七天大假。然而,手机上的智能管家却告诉我,孩子依旧没有入眠,询问我是否要调节室内灯光之类的。我怀着一丝好奇,拒绝了管家的申请,打算自己去看看。

一进屋,孩子那双大眼睛就盯着我。

“怎么了。怎么还不睡啊?”我轻声问道,“机器叔叔没有给你讲故事么?”

“讲了,可是...”孩子发出迟疑地声音,“可我不想听故事,我想听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不就是故事么?”我笑了。

“不是那种,是...是那种,比如说,有我曾祖,我爷爷奶奶的故事。”孩子着急起来。

原来这小家伙想听听咱家的历史啊,我也突然兴奋起来,赶紧从书架的最底层抱出一个老旧的箱子,箱子里装着满是灰尘的书信和本子。

那就从这里面最老的一本说起吧。想着,我翻出一本颜色深红的笔记本,厚实的书皮上有墨印,有划痕,却掩盖不住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标志和“工作日记”四个大字。翻开书,一股历史的气息铺面而来。

 

1965年8月17日 晴

第一天来渡口,就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不毛之地,两岸都是光秃秃的荒山,几乎没有人烟,只有奔腾的金沙江滚滚流去,单位的老王头说我不到渡口,毛主席睡不好,还说这里是第二个唐山。不过,毛主席指导过我们,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我相信我们会建设出一个庞大的矿城。

 

1970年8月17日 雨

来这里已经有五年了,渡口城经历的风风雨雨我都看在眼里。从起初的荒无人烟,到如今的数千居民,渡口已经初具规模。但是我们现在的生活依旧恶劣,住的是牛毛毡搭的棚子,喝的是金沙江的黄沙水,吃的是车队从西昌拉过来的菜。说到车队,才听说昨天二郎山上翻下两辆货车,尸首都没有找到。我们以后一定会把状况变好的!

 

1980年8月17日 多云

十五年了,没有想到,我也算渡口的老人了。不过,这种情况就要改变了,就在前几天,广播里才播放了设立广东和福建经济特区的消息,也不知道我们的中国是要姓资还是姓社。

小刘说是她母亲在老家开了家小卖部,要回去帮工;张妈又要带着两个娃娃会成都念书考大学,这些要求不能不批准啊。可这单位里的人越来越少,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开展呢。

 

这本工作日记太厚,我只得选择几篇读给孩子听。看着孩子云里雾里的样子,我给她解释:“这是你祖祖的工作笔记,就是你外公的爸爸。你没有见过呢。”说着,我拿起另一封信,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父亲的亲笔,是他在读大学时写给爷爷奶奶的。

 

尊敬的父亲母亲:

近日可好?

您二老所寄的生活费一百元已经收到了,让二老费心了,我一定好好读书,学习土木工程,给家里争光,将来为我们的家乡攀枝花的建设添砖加瓦。

我在武汉这边的生活一切都好,也看到了许多家乡所没有的新奇东西。已经有不少人自己挣钱买了小汽车,估计在家乡,汽车还是公家的财产吧。这边做个体生意的人比家乡多多了,还记得单位里之前的刘哥吗?我在武汉遇到他了!他家以前做小卖部成功了,现在正和他母亲做摩托车生意呢,一辆就能买好几百呢!

近日,武汉的长江二桥正在建设,我们也到了工地实习,学习了很多新式的建筑手法,先进的修筑经验,听说其中有一些技术,是和国外的建筑团队交流来的,我想,如果以后需要在金沙江上筑桥,这些技术一定能用上。

对了,大哥前几天跟我通了电话,说是对不起你们二老,没打招呼就去了广东闯荡,让你们担心了。大哥还说,他在深圳的生活也还不错,靠着做进出口贸易挣了些小钱,以后我的生活费用就由他来负担了,也算是给二老赎罪了。听上去,大哥也用上了大哥大,是名副其实的大哥了。深圳这几年发展真的是迅雷不及掩耳,我觉得不久之后就会超过我们这个华中大都市武汉了。还有卡拉OK这种以前只有资本主义才用的娱乐场所,也在进入深圳了,还是有点担心大哥。

最后,看妈的来信,爸用好几个月的工资买了股票,我得提醒一下,这种事情得慎之又慎啊,股票市场刚刚才建立不久,有许多法规还未完善,听我同学说,有人赚的盆满钵满,但有更多的人输得倾家荡产啊!

愿二老身体安好,今年春节我一定回家。

子:张明

1992年11月23日

 

这封信纸也有些泛黄,但依旧无法抹去父亲的印记。想到父亲毕业之后,在全国各地修路搭桥,心中不免有些触动。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了箱子里一张精致的明信片,背面印着英国的威斯敏斯特宫。我莞尔一笑,这应该就是我自己写的了吧。

 

亲爱的爷爷奶奶:

身体还好么?

我刚刚这个暑假去了欧洲玩,那边可好玩了,有和我们中国完全不一样的人文风情和城市风光。回来和我爸妈商量了一些,感觉不论如何都得带你们二老出国玩一次。您看看,你们辛劳了一辈子,都没能出去看看,现在你们退休了,总有时间了吧。这几年出国的中国人激增,主要的旅游景点现在都有中文导引什么的了,你们完全不用担心语言问题。而且现在办护照和签证也很方便,所以你们赶紧在当地办了吧,我们一起出去玩!

其实说实话,我挺想来你们这边住的,吃着你们寄来的水果我就知道攀枝花的污染比我们这个大城市少多了,真羡慕攀枝花冬天不戴口罩的生活,爸爸说你们那边的工厂生产技术革新了,几乎不会产生污染,好想看看啊。爸爸还说,现在小城市和农村的生活压力比大城市小很多,国家也在积极建设这些方面,什么生态农村啊,精准扶贫啊,项目很多很多呢。

爸爸前两天又出去施工了,应该是要整修二郎山的隧道,这个隧道貌似是他的梦想。我也不是很清楚啦。那个,妈妈又要出去上班,我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的,又不让我玩电脑和手机,要不,你们过来陪我玩?我可以带你们去万象城的顶楼滑冰,或者去太古里买些小礼品,这些攀枝花肯定没有啦!

好想念你们啊!

你们可爱的孙女张倩倩

2018年8月5日

 

看着这张明信片,曾经的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入脑中,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孩子已经呼呼大睡了。这到底算不算我们家的故事呢?又或者是中国几代人的故事呢?

窗外的灯火通明映照着书信中的字里行间,也映照这几十年来中国的风雨沧桑,接下来的奇迹,还要靠我们去书写呢。